就硯旋研墨。

=向硯。

叶友。:

今天的网易云日推是这首歌。
愚人节的日推是要扎死我的心吗?
秦时明月看到一半我就丢下了,因为我深刻知道每个人物的历史结局,根本不忍心再看下去。
可自从天行九歌横空出世之后,我食言了,是被霍尊唱的同名主题曲吸引的。对张良的喜爱还是从游戏转到国漫再转到史向,也就是说,不论哪个他,我都喜欢。
我对秦时里张良的印象不多,紫带束发,沉稳内敛,当时注意力全放在高渐离身上,根本没有注意过他。后来看天行九歌我才恍然大悟,紫带束发的第一个人原来是韩非。
我记忆力虽然不佳,但却总能合时宜的想起来什么。张良曾在秦时问卫庄,我听说你一直在调查他的死因?后又追问,有线索了吗?
再接着看九歌,韩非与张良,就像是天意一般,一个韩国公子,另一个五代相韩,仿佛注定了他们就该走在一起,而后的互相信任,惜惜相惜也都顺其自然。
非良之间我更愿意用知交知己来形容,不牵扯情爱是对他们情意的尊重。
九歌也给我带来了惊喜吧,少年时期的子房原来也会说,韩兄救我。比起韩非来,九歌里的子房就像一个稚嫩的小孩儿,因为我看秦时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这么一个运筹帷幄,指点江山,潇洒从容的人在少年时期会如此鲜活可爱。
所以韩非对他来说也算是亦师亦友,教会了他很多吧。九歌到秦时的转变不止体现在性格上,还有子房的穿着打扮,紫带束发自是不必说了,秦时里他褪去了九歌里的一袭青衣,换了紫衫,当李斯和他提及韩非的时候,他也只是以一句那都已经是陈年往事了,轻描淡写带过。
这样的转变是令人心酸的,更多的是无奈。可是,流沙还在,紫带仍在,一同奋斗的理想都还在,不在的只有韩兄一人。
不得不让人感叹,非良九歌有多甜,秦时就有多虐,所以我看到一半,又弃了。
结果今天日推就给我推了这一首歌,前段时间去看过留簪,这句长无绝兮终古出人意料地成为张良而后的写照,就像歌曲里唱的,终此一生逐天光微熹,黑暗中歌声渐起久违的旋律一样。
………我不是个很爱研究历史的人,但我也知道他们二人在所存史书上并没有任何联系,仅存的凭证就是同为韩国王室,但值得一说的是,韩非赴秦是在公元前234年,逝于公元前233年,此时张良已经十七岁了,到韩国灭亡的时候,张良二十岁,良逝于公元前186年,也就是说,在韩非死后的四十七年里,张良刺秦复韩又襄助刘邦在楚汉之争中胜利之后归隐,而四十七年正好是韩非在世时间,如果这是一个巧合的话,也太让人难过了。
我之前听天行九歌只觉婉转动听,未曾注意过歌词情感,里面有一句借君三十年,繁华万里好江山。
韩非逝世时间,秦亡时间再到汉朝建立时间,正是应了这一句,借君三十年,秦亡汉立,张良做到了。
我们都知道史向张良对韩国执念深到可怕,那么在汉立的那一瞬间,他是否会想起韩呢?万民朝拜高呼汉室王朝之名号时,他会不会恍惚间回到故国繁盛之时的街道走一走呢?会吧,心里一定很欣慰,所以事后拂去名利翩然离去。
史向不敢言论非良,人们都说或许他们曾见过,亦师亦友也不过分,当时事又有几人知晓,纵使有人知晓,也随黄土一同被埋藏了起来,这点真的让人可惜。
其实倒也不用为韩非的结局悲哀的,用他说过的一句话来说:在命运面前,人的力量能改变多少?天下之事终有定数,只要尽力而为过,便没什么可遗憾。韩非尽力而为过,不会遗憾,更何况他有张良卫庄等人长记长念,承其信念,怎么会遗憾呢?
遍算余生无一计到最后也不过,百年心事归平淡。

网易云,可以善良一些吗?愚人节让我开心一点不好吗?真是不管哪里的张良都这么让人难过,王者王者削,秦时不得已的成熟,九歌里的甜渣渣,这个愚人节体验极差。

评论

热度(72)

  1. 就硯旋研墨。无名氏。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