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给洛暮打call

药。

笑出佩奇叫

阿衍:

累吐重发
顺序乱了被某个家伙嫌弃了啊啊啊心酸 @52赫兹琴键
我爱韩张
占tag致歉,图源网侵删

突然死亡

不要玩火:

……对不起各位老爷发错号了!我是不是修仙修傻了!我觉得是的(这小号还有一丝意义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尧悦:

深夜,刘邦起床发现张良正在熟睡之中,于是他抬手啪地扇了张良一巴掌。

张良惊恐地睁开眼睛,刘邦抱着张良安抚:“宝贝,做噩梦了?别怕,有我在。”

张良沉默片刻,开口:“我刚刚并没有睡着,只是在想事情罢了。”

操你妈。

草稿画风。ooc。

S I R O:

彡页口十:

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

可爱x

彡页口十:

能一眼分出性别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赵云OOC严重(捂脸

给大大的一波汗萝安利整合——

well..终于弄完了 有点慢了抱歉x
.wink!
@洛暮

hhhhhhh没毛病

橙花落晚:

存档。和我木玩了印象问卷,笑死我了……

嗷好美

Rrr悲伤饭饭子:

……如果我最近看起来脸黄黄的,我不是橘子吃多了,是熬夜熬多了😂😂😂我发誓明天起真的早睡护肝

剧毒的树和绝望之屋(1)

好喜欢这种……

亚历山德拉:

*作者是疯子。疯子知道他在做什么吗?他不知道。
*cp:露中,人设,全年龄
*自知影响不好,所以不加tag
*看到这里已经感到不适的读者请果断退出并且把我拉黑


1.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王耀是室友。他们住在绝望之屋里,因为他们都有病。在这个世界上有病的人是被所有人嫌弃的,所以他们只能住在一起。伊万和王耀是室友。他们住在绝望之屋里,他们都有病。他们的病无药可治,他们迟早都是要死的。


“这房子里有几个人?”王耀问。


“有两个人。”伊万回答。


“两个人在中文里叫‘一对儿’”。王耀说。


“好,那我们就是一对儿了。”伊万回答。
                                                                                                     


2. 冬季,太阳落下去的时间越来越早。伊万·布拉金斯基吃完饭回到绝望之屋的时候是晚七点,他用钥匙轻轻开了锁。“我回来了。”他说。


屋里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光照亮事物的轮廓。他看到王耀躺在他的那张小床上,因为他开门的声音稍微动了动左腿。


伊万情绪崩溃了。他往后靠着门板坐下来,把自己缩成一团。他用力把自己抱紧,然后开始哭泣。哭声一开始是很小的,几乎听不见。但是因为绝望之屋里除了他以外没有醒着的人,所以没人来安慰他。他哭得更厉害了,抽泣声也越来越大。


终于,王耀被哭声弄醒。


“伊万?你在那里哭什么呢?”王耀问。


“你……”伊万哭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你为什么在七点钟就上床睡觉了?”


“因为我觉得很困。”王耀说,“我问你为什么哭,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可是,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啊!你怎么能躺进去呢?”伊万大哭道,“要死还早得很,还早得很……王耀,你怎么能这么早就上床睡觉呢?现在才晚上七点钟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王耀平静地说,“请你不要哭了,我要睡觉。”


于是伊万说“好”。王耀点点头,重新躺下。


伊万·布拉金斯基坐在那里,咬着牙哭了一晚上,直到钟表显示零点。


“我终于也可以死了。”他闭上眼喃喃自语,“好累。”


可是,第二天早上,他发现他们俩都还活着。
                                                                                                       


3. 王耀频繁地进出卫生间。伊万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你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王耀回答说:“没有,我喝了咖啡。”


“咖啡?”伊万说,“你对咖啡因过敏吗?”


“是的。我一喝咖啡就会拉肚子。”王耀回答。他举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皱着眉头。


伊万在一边看着他,感到很不解。


“我不懂,”他说,“你明明喝咖啡就会拉肚子,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喝它呢?……”


这时候他停下了,因为王耀突然朝他摆摆手——他又要去拉肚子。


“抱歉,等我一会儿。”他的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我一会儿再来回答你的问题。”


伊万·布拉金斯基点点头。绝望之屋里不需要着急。


当王耀脸色苍白地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伊万骄傲地告诉他,他知道他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喝咖啡会拉肚子却还要喝咖啡了。


“是真的吗?伊万?” 王耀激动地捉住他的手,黑眼睛闪闪发光: “你知道原因了吗?”


“那当然了,”伊万用力回握过去,“答案就是:‘没有原因!’”


王耀激动地哭了出来,因为伊万说对了。


所以他们注定是一对儿。
                                                                                                      


4. “耀,过来一下过来一下。”伊万·布拉金斯基朝王耀招呼,“过来帮我一个忙。”


王耀无所谓地走过去。“你要我帮你什么?”他问。


伊万朝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因为这个屋子里只有你了,所以我只能拜托你。”他说。伊万把毛衣袖子搂起来,然后把小刀交给递给王耀。


“这就是我要你帮我的忙。”他说,把手臂伸到他面前。


王耀握着刀,打量了他一会儿。


“你没有说清楚,”王耀说,“你到底要我帮你什么忙?”


伊万皱了皱眉。


“你看不明白吗?这是我的手臂,”他不满地说,“我给你的东西是一把刀。你还不知道我要你帮我什么忙吗?”


王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对不起对不起。”他接过伊万的手臂,“我应该在哪里开始?”


“随你便,快点。随便你。”伊万急促地说,“快点。”


于是王耀用刀在他的皮肤上划了一下,力度恰到好处,血液从伤口里涌出来,滴到地板上。


“接下来?”他平静地问。


伊万没有出声。他盯着自己的伤口发呆。


“伊万?接下来呢?”王耀好脾气地问。在绝望之屋里不需要赶时间。


“啊……”


伊万说。


伊万突然开始剧烈地喘起气来,豆大的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滴落在他的伤口上,和血混成一团。王耀看到伊万的泪水,突然手足无措了。


“你怎么了?”他扔掉刀子,一把抓住了伊万的肩膀。


“伊万?”王耀问。


伊万·布拉金斯基说他疼。


“好疼啊,耀。”伊万哭着说。他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和他的血一样。伊万说着把王耀抱进怀里。“我好疼,好疼。你说,我怎么能这么疼呢……耀?” 他哭着问他。


王耀想了想,居然也开始流泪。


“因为你还活着,伊万。”他回答,“因为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