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硯旋研墨。

=向硯。

【齐风/知乎体】老大夫从医生涯中有什么误诊的经历吗

圣学真滴可爱x吹爆齐风。

虔世:

提问:老大夫从医生涯中有什么误诊的经历吗


1705回答


@柳圣学/黄连包治百病


2K赞同


        谢邀,不要让我知道是谁邀的我,否则黄连包年。虽然是误入,但是看到这个题目,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分享我从医生涯中唯一一次误诊,并告诫广大外科医生千万不要轻易涉及心理治疗领域,因为可能辣到眼睛。




       先介绍一下背景,答主是第三批返乡参加山区医疗扶助项目的中医大夫,主修内经,但被迫在就职的地方做了几年外科医生,掌握了三秒接骨、下地就走的技能。另外,答主就职的地方是真的穷,还特冷,当初来的时候看到这里的侠士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脚练剑,我就油然而生一种在这里发扬共产主义精神的国际人道主义使命感;但是,如果我早知道这人是自己把鞋子卖了买酒喝,我绝对不治。不过,虽然每天都觉得这个门派穷得吃枣药丸,我还是很敬业的把每个在雪地上平地摔断胳膊腿的弟子们给治好了,不是自夸,除了接下来要说的这个事,老子就没失过手。




       再介绍一下造成我从医生涯中重大医疗事故的两位主人公,其中一位,也就是我的病号,平时说话直白得让人一愣一愣的,叫他直球吧。直球的颜挺能打的,属于那种给你安排一堆任务你还能为了见他一面就乐颠颠地去完成的那种人,门派里的女生也都觉得他好相处,说他是芝兰玉树;每天都有一排人排队给他作揖(这群人还总踩到我的脚,呵呵)。




       另一个主角,我们就叫他酒鬼吧,酒鬼是直球的师兄,平心而论是他这一辈里武学最厉害的,颜我不评价,反正直球觉得这人全场最佳。有次一群新入门的弟子聚在一起一边取暖一边讨论在山门遇到的酒鬼,被路过的直球听到了,他就说“不知道**(酒鬼)怎么样了……”当时我就把他给推走了。




       直球是从高处跌下摔伤了脊柱站不起来的,不管直球怎么给酒鬼说话,他站不起来这个事酒鬼要负责。我在这治了这么多年的跌打损伤总算遇上一个内经专业对口的,虽然他伤得很重,但是我觉得我一定要好好治。




       现在我只觉得,是当时的我太年轻。




       直球一开始不配合治疗,总想着出去;我特能理解,一个剑客突然站不起来了,搁谁身上都受不了,而且他还总说要去找酒鬼,我就更理解了,于是我就劝他说,你治好了就能找他报仇了。


       我想着直球总想着报仇容易造成经脉瘀堵,就搬了个板凳准备和他谈谈心,然后,从他说第一句话开始我就再没说出过话来。直球一边被针灸一边说,他要去找掌门,告诉掌门不是酒鬼的错,他不怪酒鬼。我当时都觉得是不是我下错针了。直球一开始确实不适应轮椅,只能和我说话,每天聊天内容都是酒鬼,从上山打猎说到下渊摸鱼,还都是酒鬼抱着他去的;我听了半个月都没听出重样的来。后来直球稍微适应轮椅的时候就整天想着往外跑,我当时都想把他的轮子给拆了,刚拔完罐就往雪地里去,我觉得下次很有必要给他在脑门上也拔一个罐。




       我觉得这样不行,治不好直球我老本行的招牌就砸了,于是我开始和他说,你别再替酒鬼说话了,他自己都承认是自己的错,已经被掌门赶下山了。我心说直球这下认了吧,总算能好好治病了,结果直球又开始说酒鬼不是有心的,他们小时候还一起去龙渊放爆竹。我正听得头疼想一巴掌把他拍晕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盲点,直球这么维护酒鬼,兄弟做到这个份上可就有点痴情。我心理建设了好久,才问直球,你觉得酒鬼怎么样?直球下意识就说,**(酒鬼)不是有意的,我要找他回来。我当时就有点同情直球,这分明就是情根深种啊。我也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再者说他这样根本没法治病,正巧有天又有弟子拜入山门,还说在门口见到一个和酒鬼一个姓的酒鬼,我当时一拍大腿,我觉得我需要去找这个始乱终弃的人把直球的事都告诉他。


 


       说真的我对酒鬼的印象特差,之前直球没受伤的时候总来偷药酒就算了;而且,他和直球每次切磋,大家都去看,最后一次大家也都看的清清楚楚,确实是酒鬼动的手。要不是为了把病人治好,我才不会离开有炉子取暖的屋子。




       山门外面可真冷,我见到酒鬼就直接和他说,直球喜欢你,他等着你回去,你不回去我没办法给他治病。酒鬼听了直接就愣了,我也理解他,我一开始也是不太理解直球,但我觉得还是先治好病重要,再说这病本来就是酒鬼造成的,就算是回去装装样子也该回去。酒鬼愣了好一大阵,突然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就说,当然是真的,直球一天和我说好几遍。然后我就看见酒鬼直接御剑往直球那里去了。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我前脚到病房门口,正犹豫进不进去,就听见直球见到酒鬼特别高兴,激动地说,练剑不练功,到头一场空。你把这本华山心法抄写一遍,争取默下来。酒鬼看见他高兴也挺高兴的,就在桌子上开始写“以天下之至快,御万钧……”,看到我站在门口还瞪我让我走。




       呵呵,天真。结果酒鬼刚抄完心法,直球就摊开手说拿十八碗益气冬瓜汤来,???黑人问号,酒鬼当时也愣了一下,不过还是二话不说就跑到铺子里去买。我心说直球这是在让酒鬼做课业吗,然后就听直球特别激动地说,有了**(酒鬼)华山就有希望,听雪堂的屋顶也能快点修好了。我当时就想去揍他一顿,敢情你这么想让他回来是回来打工的???我还没来得及打人,就看见酒鬼抱着一摞冬瓜汤回来了,我当时还想他真快,正想找机会和酒鬼说清楚,就看到酒鬼把冬瓜汤放桌上就开始欲言又止。直球看他不说话,就抱出一坛酒要给酒鬼喝,酒鬼看了一眼就给干了,然后直球就又抱出一坛……一直抱出三坛酒,我看酒鬼醉的脸都红了,刚要把直球是叫他回来做课业的事告诉他,就被酒鬼关在门外边,还上了锁,真黑。




       我趴在门口,心想直球别被酒鬼给打了,在想着是叫人来撞门还是再等等。正等着就听见里面酒鬼醉的不行,问直球是不是喜欢他,还一直说自己对不起他,他也喜欢直球。我听了当时就蒙了,细思恐极,那你打人就算是家暴了,不是,我只想骂人,直球就不能好好说想要人回来赚钱,说什么只想**(酒鬼)回来,这容易让人误会!




       然后我就听见里面开始打嘴架,不能开门的那种打架,我在外面冻得跺脚,正要跑呢,酒鬼就拉开一条门缝把我打晕了,说太吵。




       酒鬼手劲真大,我直到第二天才醒过来,心说这可糟了,是我对不起直球;结果,这家伙坐在床上和酒鬼喝酒。




       我当时就火了,叫直球说清楚,到底喜不喜欢他。结果直球就脸红了,我就被酒鬼打出去了,我只想问我现在拆散他们还来得及吗。




       经历了这件事,我觉得做大夫还是要避免误诊,尤其是不要强行诊断自己不擅长的病症,以后再有病人不配合治疗,直接埋了吧。



评论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