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硯旋研墨。

=向硯。

少侠有话好好说,别吃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欺负华山吗??

老鹤仙仙仙仙:

#空间借梗,侵删。
#听说老带手套的人手指很敏感。
#警察听了沉默,厨师看了流泪。


华武:


道长常年带着素白的手套。


大约是绸缎做的,材质极好。摸起来倒是滑溜,样式裁得贴切,勾勒出纤长的手指。


华山扯着嘴角,擒着人的腕骨,用牙扯掉做工精巧的手套。


带着薄茧的指腹若有若无地擦过武当的手腕,撩起一片异样的痒。


武当的手不常见光,白若脂玉,骨节分明。华山的唇压过白皙的手背,吐息烫得像火,一点点缠绕上武当的手指。


他的眼中也有火,一双眼亮着,只映出武当的脸颊。


华山含住武当的指尖,舌头在指腹处缓缓打转。武当感到一股电流似的酥麻,顺着手臂爬向大脑,嗓子愈发紧绷。


华山弟子见人反应,得了趣便哼笑一声,用牙尖儿细细啃噬。力道不大,却留下一串微红的羞耻痕迹。


武当受不住,登时面红耳热起来,颤着手指要往外逃。华山死死锢住人的手腕,湿润灵活的舌头最后挑逗似的勾了一下,将细指抽出时,故意发出水声。顺势将武当困在怀里,鼻息尽数喷洒在人耳畔,低哑着沉声道。


多谢款待啊。小,道,长。





武华:


皮手套看着薄,紧紧地贴在手指上,隐约勒出有力的曲线。


武当托着华山的手,将其褪下。剑客常年握剑,指甲修得平整,指腹生了不少茧子,微微凸起。


武当垂下睫毛,轻柔地吻上华山的手指。


华山:我操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武当:滚蛋。

评论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