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硯旋研墨。

=向硯。

【齐风】网红是怎样练成的(一发完,有车)

吹爆…难以用语言形容这个太太的好。

归棹隐寒洲:

这是之前的点梗:雪地撕咬。
看这个名字就知道不太正经,现代背景。
其他废话留在最后说。
――――――――――――――――――――――


《网红是怎样炼成的》
By阿隐



世人皆说淡泊名利,谷潇潇说――
呸!
“圣人说的话怎么啦?圣人难道不出名?有名的人说名利是身仇,就跟有钱的人说金钱是粪土一样,信就是白痴!”
“不说了,我要去找财神爷……不对,去找师兄了。”
财神爷就是大师兄齐无悔和二师兄风无涯,他们是华山如今最有名的人。
似乎神仙都有点古怪脾气,二位师兄总是不乐意赚钱,让谷潇潇操碎了心。
不就是拍个照吗?鸣剑堂前那棵老松树被拍了那么多次,说过一个“不”字没?
拍照有三种,单人、合影和摆拍,最赚钱的其实是摆拍,就是两位师兄配合摆造型,让粉丝拍照。
谁知道师兄竟然不配合了!
谷潇潇语重心长地劝道:“齐师兄,风师兄,我们现在好不容易发迹,也不能忘了以前的苦日子,得趁着形势好多赚钱啊!”
齐无悔并不买账,骂道:“像他妈这样赚钱,还不如老子以前卖艺舞剑。”
谷潇潇又看向好脾气的风师兄。
风无涯没有说话,把一摞纸推到了她面前。
谷潇潇拿起来一看,全都是要求摆拍的订单,上面写着——
“公主抱”、“小鸟依人”、“法式热吻”……
谷潇潇狂汗,赔笑道:“其实这也还好。”
她心中腹诽:你们平日里也没少这样,害羞个什么劲儿?
风无涯叹了口气,又拿出一摞订单,写的是——
“骑乘”、“后入”、“吹箫”……
谷潇潇:“……”
“咦?这‘吹箫’不是还挺正常吗?”
眼见风无涯的脸色越来越黑,齐无悔一把抢过单子撕成碎片。



这事的起因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一款叫做《楚留香》的手游制作方买下了华山的创作版权,据说是要用做游戏设定。
没想到《楚留香》一经推出,就在网上爆火,点击过亿!
于是华山火了,成功注册了国家5A级旅游景区,从门可罗雀到门庭若市,前来旅游的人踏平了山门。
华山的弟子们也火了,不仅“七剑”出了名,就连金陵街头卖艺的华山弟子进益也翻了几番。
最火的还是齐无悔和风无涯,上热搜的次数比师妹师弟们加起来都多。
两人每天都收到无数份表白,表白的内容有些十分奇怪,比如——
“齐师兄我爱你,你一定要和风师兄一直在一起!”
“风师兄,我是你的小迷妹,给你买了欧洲原装进口润滑剂,超好用的,要注意身体哦。”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齐无悔费解道:“他们知道老子有对象,还喜欢老子干嘛?”
风无涯拿着那盒润滑剂,面上微不可见地泛起红晕:“我猜,也许是游戏的问题。”
两人怀着好奇,各自注册了一个游戏账号。



荒唐!真是荒唐!
齐无悔做着入门剧情,桌子拍得哗哗作响。
“这他妈谁写的剧本,简直是胡说八道!”
风无涯好笑道:“艺术总是夸张一些,为了吸引大众眼球……师兄不用放在心上。”
齐无悔摸了摸鼻子:“老子才没这么混蛋。”
他都恨不得把屏幕里叫“齐无悔”的那个角色打一顿,放在现实他若伤了师弟,那肯定是要负责一辈子的,就算出去找药,也得背着师弟一块儿去。
“这是诽谤、污蔑!”齐无悔看着“自己”不仅一走了之,还背叛师门投靠反派,气得咬牙切齿。
但他再往后看,却慢慢露出了傻笑,别说,这剧情还他妈有点儿意思。
“师弟,你这是不是在跟我表白?”
风无涯无奈地摇头:“又在胡说。”
屋子里响起的是两道声音,一远一近,似真似幻,溅落在心湖荡起涟漪不休。
齐无悔愣了愣,才想起是游戏里的念白,竟刚好重叠在一起,他心念一动,探身在师弟嘴上啃了一口。
亲完他摸着胡子道:“我觉得那个法式热吻,可以考虑考虑。”



从那天起,齐无悔忽然迷上了这个游戏。
对于师兄的决定和喜好,风无涯总是无条件支持和纵容的。
倒是谷潇潇从中发现了商机,她偷偷开了个直播,练了个小号跟踪齐师兄的游戏日常,活像个明星狗仔。
可是齐无悔既不做任务,也不打架,整天砍竹子挖野花,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谷潇潇和一众粉丝抓耳挠腮地分析齐无悔的意图,最靠谱的一个是——
“他时常往风无涯的坐标跑,又抱拳又喝茶,一定是假装和风师兄约会,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哒。”
当事人自然都不关心这些,齐无悔乐乐呵呵地做着生活玩家,风无涯玩游戏正经,一直规规矩矩地做任务、练技术和升修为,走在排行榜大神的前沿,只是他的马甲捂得太好,连谷潇潇都不知道他也有个号。
后来直播间一夜爆火,粉丝数火箭式地往上涨,原来是那天齐无悔突发奇想下了次难度副本,却因修为太低被人辱骂,风无涯得知此事,当即开红守在副本出口,把骂了师兄的人砍了一遍又一遍。
这是在世界频道中惊心动魄的一战,那些人起初还敢嘴硬几句,后来就被杀得屁都不敢放。
这场大战直播出去后,直播间躁动了,粉丝沸腾了,谷潇潇眼睁睁看着数字滚筒一般地转,眨眼就多了两个位数,收到的打赏让她当晚做梦都笑醒了三次。



拍照业务开展不下去,谷潇潇愁掉了头发。
又一次打开直播间时,她灵光一闪,师兄不配合,可以偷拍啊!
过程搞直播,照片做周边,再去问师兄讨几个签名,谷潇潇仿佛看到天上下起了钞票雨。
她扛起摄像机,日夜蹲守在师兄屋外,为了一手资料往来奔波,比专业狗仔还要敬业。
只是如今门派中人多眼杂,师兄们总待在屋里,连拥抱和亲吻也没拍到几张,谷潇潇这时就想把当初提议装修的人拎出来揍一顿——这隔音未免也太好了些。
即便在夏夜,华山仍是很冷,夜幕降临,谷潇潇打着哆嗦准备打道回府。
这时屋门突然打开,她连忙缩了回去,只见齐无悔探头望了望,门又关上了。
有戏!
果然过了一会儿,齐无悔和风无涯一起走了出来,各提了四坛自酿的酒,爬上了屋顶。
齐无悔拍开酒坛子的泥封,道:“好久不曾喝酒,馋死爷爷了!”
风无涯摇头笑道:“名利也是包袱,名气越大,顾虑也就越多,如今确实不比以前自在。”
从前华山的弟子,可以肆无忌惮地醉酒高歌,可以毫无顾忌地嬉笑怒骂,如今却事事都要谨慎小心,言谈要适宜,举止要得体。
即便如他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两人决定放开了喝,就当真是牛饮一般猛灌,生怕比对方少喝了一口。
或许是被夜风吹上了头,酒才喝了一半,齐无悔便觉得有些醉了。
他定神看了会儿风无涯,晃了晃头道:“师弟,我就在你跟前。”
“什么?”风无涯脑子也有些混沌,下意识地反问。
齐无悔打了个酒嗝,道:“你不用总问我在哪里,反正你在哪儿,老子就在哪儿!”
风无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好笑了笑,抱着酒又喝了一口。
齐无悔看了看怀里的酒坛,忽然递向了风无涯:“喏,送你。”
说完又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这他妈好感度怎么还带上限的?”
风无涯愣了半晌,忽然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师兄,你是在说《楚留香》吗?”
齐无悔大着舌头道:“什么香?老子已经刷了十八万,马上就跟你相见恨晚了。”
他说完顿了顿,又道:“不对,什么狗屁相见恨晚,得是形影不离、亲密无间!”
风无涯笑得低下了腰,他说:“师兄先醉了。”
难怪师兄的号总是穷得叮当响,修为也升不上去,原来全给他送了礼物,想不到平日里总是不羁洒脱的师兄,竟对一个游戏的剧情如此在意。
他凑到齐无悔的耳边,牵起嘴角慢慢地道:“师兄不用送礼,我早就和师兄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他也醉了,不然怎么会笑得停不下来,怎么会说出这样脸红的情话?



“是不是真的?”齐无悔把住他的双肩问道。
风无涯笑着道:“当然是。”
齐无悔想了想,也笑了:“那就亲我一下。”
(清水版直接往下,车走这里)


尾声
第二天谷潇潇的直播间彻底爆炸,一个全程黑屏的视频上了人气榜前十,该视频的音频超越了无数翻唱大作,一跃成为当日音乐榜榜首。
齐无悔和风无涯两人的粉丝数暴增,纷纷支持偶像喝酒,甚至有金主扬言:随便喝,钱都算在我头上。
一张两人滚落屋顶的抓拍,成了卖得最火的周边。
――――END――――
这是一篇肉文,你还期待什么别的发展吗?
不,没有了。


放一个预告:
我将和 @虔世 这位太太玩一个游戏,《诗经·齐风》共有十一篇诗歌,以它们为题写齐无悔x风无涯同人,一共十一个故事,可以期待一下。
来吧,搞事情,不就是产粮吗?产!不就是发糖吗?发!


@虔世 ,我都放预告了,不能不写哦!
顺便,我的车开出来了,你的呢?

评论

热度(369)